更开放   更紧密  更具影响力
《民航管理》杂志社旗下网站

青春正能量 飞行好青年
——记东航西北飞行部“十佳青年”高长庆、高涵、赵斌

2017-6-27 15:58:50 民航文化传播网 文/王丽芳、曹巧玲 图/王宇 阅读:

  “赢得青年才能赢得未来,塑造青年才能塑造未来。”今年四月,我国首个针对青年群体的《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正式印发,此规划作为党和国家青年工作的行动纲领,在我国青年发展事业进程中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


  如今,“中国梦”的历史使命已经托付在青年的肩膀上,为响应国家重视青年发展的号召,东航西北分公司飞行部在各分部范围内开展了以“青春正能量 飞行好青年”为主题的“十佳青年”评选活动。经过民主推荐、网上投票、飞行部党委的集体研究等多个环节,最终,马霄、夏冰、郑腾昊、高长庆、高涵、王凯、赵斌、杨川、王鼎民、陈渊共十人脱颖而出,荣获飞行部“十佳青年”称号。获奖的10人里有9个都是空客A320机型机长,作为优秀的青年机长,他们的工作态度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他们的工作热情也带动着身边的每一个人。他们的到来给民航队伍、给东航西北分公司的飞行员队伍注入了新的血液,他们的成长也见证了东航西北分公司的不断成熟。让我们走近这些“十佳青年”中的三位代表,一起感受他们的飞行故事和青春正能量。

  抱定梦想 云端起航

  2014年就被聘为A320机长的赵斌在很多年前也只是一个家庭条件普通、没坐过飞机但却有着懵懂蓝天梦的小男孩。读高三时,东航的一次招飞计划让他正式进入飞行员系统的学习生活。四年后从学校毕业并进入东航工作,这一路走到现在已经有9年了,赵斌依然非常喜欢他的飞行事业,他觉得每一次飞行的感觉都是新的,飞机的状态不一样,机场环境条件不一样,人的精力也不一样,因此每一个起飞落地对他来说都是独特的,都是新的挑战。


  2009年毕业后进入东航的高涵至今仍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班飞行是在2010年的夏天飞往乌鲁木齐。谈起自己在飞行学校学习的那段日子,如今已是A320机长的他说,没有谁真的比谁笨,所有的训练科目只要用心、只要肯付出就都可以完成,但最重要的还是对自己的管理。他当时会拿石块在水泥地上画一个类似于起落航线的东西,每天在太阳下绕圈圈走,模拟飞机起飞的位置、高度、坡度等。看起来很枯燥,而且完全靠自己想象。但高涵说:“这真的就类似于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说法,愿意在这上面花功夫的人到了飞行的时候就会上手快一些。”

  与他们一样,高长庆2007年从学校毕业后就进入东航西北分公司工作。2013年,他被正式聘为A320机长,截至目前安全飞行逾8000小时,经历4000多个起落。其中,每年有三分之一甚至一半以上的时间需要去西部偏远地区,90%以上为高高原、短航线飞行。大量重复但不能有丝毫松懈的工作对他来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早出晚归、凌晨起床甚至通宵也都是家常便饭。提到这些,他也只是淡然地表示:“许多西部偏远地区虽然没有较大的机场,但也需要民航来保证他们正常的物资流动,而西北分公司肩负着这份历史使命和国家责任,我只是一个代表,是其中的一份子。”

  仰望星空 脚踏实地

  相对北上广等发达且设备齐全的城市机场而言,西部地区、高高原、老少边穷等飞行难度较大的机场,对人的技术、飞机能力、后勤保障等均要求较高,因此西北分公司对每个飞行员的技术要求标准则更高,他们每个人每年都要经过大量的学习和考试,才能最终取得飞特殊地区的专业资质。


  提到自己从学员一路走来的经历,高长庆表示,东航有一套完整的规章制度去帮助新人发展进步,教员私下也会交流如何提高学员的动作能力、驾驶技能等。高涵也分享说:“团队中每个人的习惯想法不一、性格也有差异,但一旦进入工作,大家的标准和要求都是一致的,眼里都揉不得沙子。每个人都用统一的标准要求自己也要求别人,在一开始就树立了好的标准和意识。” 现在,他们自己也在带新人,高长庆称:“每当你提高一个阶段,同时也就需要承担相应的传帮带的责任,在工作和生活中与大家分享经验、共同提高。每个人都是学习者同时也都是被学习者,只有这样,才能不断进步。”

  飞行工作马上进入第十个年头的赵斌也希望能将自己的经验分享给新人。“飞行专业用语言是不好表达、不好量化的,新的学员总要通过教员的讲解,再结合自己实际操作的感受,从而将这些都转化为适合自己的一套熟练的技能。”赵斌觉得,作为一个飞行员、一名机长,当你的技术水平达到一定的高度之后,只有不断的挑战自己,在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主动担当航线长、机场标高较高的高难度飞行,才能不断进步。在他看来,飞行中的许多困难都是暂时的、都是可以克服的,但他不想日后回想起来,会因为还有很多东西没有见识到而给自己的职业生涯留下遗憾。

  平淡坚守 不懈锤炼

  通过不断地锤炼和努力,80后甚至90后的这一批飞行员已经成长为西北分公司飞行员队伍中的中坚力量。除了这次获得“十佳青年”荣誉称号之外,高涵还曾多次获得月度QAR飞行品质奖励,也曾被评为飞行部季度安全运行之星。但他表示,其实他和同事们都把飞行安全作为对自己的最高要求,大家完全不会有个人英雄主义。他说:“哪怕一辈子平平淡淡,哪怕没有人给你颁奖、没有表彰,都没关系。在飞行员看来,每一个动作都是为了安全。” 高涵表示,所有的奖项都是对自己的激励,也是对过去工作的认可,但对自己未来的工作来说,安全的标准永远都不会变,永远都会放在第一位。

  由于西北地区地理位置、地形条件等多方面的特殊性,东航西北分公司飞行部这些年轻的飞行员们每飞行100个小时中大概估算可能就会是50至60个短线航班,有时一天之中就要飞4至5趟,一个月的出勤时间能达到25天。如果是同样的工作时间,北上广地区的飞行员一天飞两段,而西北地区飞行员可能就要飞4到5段。大量的短线航班使飞行员的时间和经历都耗费在重复的起落上,看似效率不高,但在高长庆看来,凡事有利就有弊。他说,“同样是飞1000小时,我们的段落次数可能是他们的2-3倍,从工作熟练度和技术积累度来看就远远超越他们,这对每个飞行员的成长都有好处。”。说到这里,高长庆也自豪地表示,东航西北分公司的规模、人员、设备、技术等方面在整个中国算得上数一数二,许多新航线的开通也大多由分公司认证飞行,这既是对公司的认可,也是对飞行员技术能力的认可。

  起落安妥 守护幸福

  都说飞行员是“蓝天之子”,但其实每个飞行员的成长都伴随着无数个昼夜颠倒,也伴随着亲人朋友的聚少离多。每一次的早出晚归、每一季的风霜雨雪,都凝聚着家人浓浓的牵挂。平安是家人最大的期望,也是家人最大的幸福。

  在飞行员的工作生涯中,每去到一个城市,都将成为他们人生中一个新的地标。但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对于这些年轻的飞行员们来说,仅仅只是机场标识和起落技术要求的不同。高涵就提到,正常情况下,他们都只有一个小时的过站时间,这期间要加油、查看天气、做下一班计划等准备工作,中间真正的休息时间也就只有10分钟左右,他们很少有时间能够走出候机楼去看看。高涵说,飞行员的工作性质就是这样,家人其实有时候也会有怨言,但时间一长,都会慢慢体谅。所以在工作之余,高涵都愿意待在家里,以弥补平时在家庭身份中的缺憾。

  机长赵斌的妻子是东航的乘务员,他们在2009年一次航班备降中相识,两个人从谈恋爱到结婚,基本上一个月只能见面3到4次,结婚后甚至都觉得跟婚前区别并不大。赵斌说,父母妻子现在都能很好地安排日常生活,他自己却似乎已经变成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如今,赵斌已经是一个快2岁男孩的父亲,他现在的休闲时间基本上都会用来陪孩子,他不希望自己对孩子亏欠太多。但其实,担任着飞行员民主管理委员会委员一职的赵斌常常需要在飞行任务之外,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为所有飞行员伙伴们搭建与公司及各部门沟通的桥梁,生活和工作都需要他来从中平衡。


  对于家庭,高长庆也表示:“时间不够用,家人朋友照顾不到,有时真是恨自己只有一双手。”但琐碎繁杂的生活烦恼并没有让高长庆在工作上有一丝一毫的懈怠,他在飞行中勤勉尽责,积极担当,主动把春节等休假机会让给家在外地的同事,他在飞行一分部量化积分考核中连续三年排名第一,并在2015年获得东航股份公司安全运行之星的称号。高强度、高质量的工作之余,高长庆会花很多时间在运动上。他说:“飞行工作最重要的是安全,工作的特殊性对身体的要求非常严格,毕竟人不是机器,紧张和劳累都需要及时的调整。”说到这里,他调侃道:“这么看来,私人时间好像也还是为了能更好的工作而做准备。”

  近年来,东航西北分公司青年飞行员队伍快速壮大,青年飞行员的成长也呈现出加速度趋势,飞行部1992年出生的郭博同志用不到五年的时间就成长为目前西北最年轻的机长之一。对此,东航西北分公司飞行部党委书记邓季宁在“十佳青年”表彰座谈会上提出,希望这些优秀的青年飞行员们继续发挥优秀青年的引领示范和辐射带动作用,同时号召广大青年飞行员以“十佳青年”为榜样,弘扬飞行青年青春正能量,为飞行部安全生产、公司发展做出新的积极贡献。

  习近平总书记说,有信念、有梦想、有奋斗、有奉献的人生,才是有意义的人生。一批批年轻的飞行员们以青春的名义在飞行岗位上坚守安全最高使命,不忘初心、传承精神、脚踏实地,砥砺奋进,用双手和汗水为飞行安全、公司发展贡献力量,用青春作桨、以梦想为帆,用行动践行奋斗的青春最美丽的诺言!

相关新闻:
最新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