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开放   更紧密  更具影响力
《民航管理》杂志社旗下网站

国航重庆王开玉:我已经习惯了被叫做“王姐”

2017-3-28 13:32:40 民航文化传播网 通讯员:毛竹 阅读:

  编者按:她在最平凡的清洁岗位,做着最平凡的琐事。却在时间的累积中,赢得了同事们的信任和赞赏。抛开岗位上的高低之分,王开玉用自己的踏实努力,向人们证明了自己的人格魅力。


  我感受到了被信任的美好

  临近三月底,也是王开玉即将要告别自己的清洁岗位的日子。每次说到要退休回家的话题,王开玉的眼角都会湿润。她说:我在这里工作了22年,我甚至比熟悉老家还要熟悉分公司大院,离开这里,我真的有很多的不舍。的确,对于从重庆铜梁出来打工的王开玉来说,国航重庆分公司(包括西南航空重庆分公司)已经和她相互陪伴了22年,见证了彼此的成长和成熟。

  “王姐”是分公司众多同事送给王开玉的称呼,刚开始只是比她小的人这样叫她。到后来,“王姐”便成为一种固定称呼,更像是王开玉的本名,你如果说起王开玉,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是谁,但是一说起“王姐”,很多人便“奥”的恍然大悟。“王姐”这个看似简单的称呼里,包含着一种信赖、一种亲密,一种对她工作的认同,更是一种对她工作的尊重和肯定。

  王姐最初是以临时工的身份来到分公司的,当时从事的是办公室清洁工作。那一年是1996年,原本是在老家从事民办教师的王开玉,因为民办教师的收编,而来到了重庆,来到了分公司。对于能在分公司工作,王开玉一直心存感恩,表现出来的便是对工作的格外认真仔细和兢兢业业。当时因为借住在分公司,王开玉便养成了随叫随到的工作习惯,哪个办公室有临时性的需要帮忙的事情,只要喊一声“王姐”,王开玉便会应声出来。以至于后来大家也形成一种习惯性思维,觉得这些就是应该来找王姐帮忙。于是王姐经常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帮大家到街上配一把钥匙、取个包裹、邮寄封信、买个小东西等等。对于这些琐碎的小事,王姐从来不觉得烦,每次都是非常及时的帮大家。正是这些看似琐碎的小事的累积,让王姐和大家自己之间逐渐建立了信任,后来有些人开始把自己办公室的备用钥匙放在王姐那里,因为有粗心的员工偶尔忘带钥匙到单位,给工作带来不便和被动。拿到备用钥匙的王姐从此又多了一份差事,经常会帮助下班着急走的员工看看门锁好没有,帮助忘记关灯的员工把办公室的灯关上,有个别时候,还有粗心的员工将手机落在办公室,也会委托王姐帮忙捡好。

  其实,最让王开玉引以为傲的就是原本她已于七年前退休,但是因为她多年工作赢得的好口碑,被返请回来。虽然只是一份不起眼的办公室保洁工作,但能得到领导们的肯定和信任,这在王开玉的心里,真的是一份可以保存一辈子的荣誉和骄傲。

  我愿意成为乘务员成长的见证者

  王开玉在客舱服务部做清洁工18年。她开玩笑说,客舱服务部的领导都没有她对员工熟悉。的确如此,有几年,王开玉帮助分部统计乘务长航后考评分,那是一项极其需要耐心和细致的工作,有几百个乘务员,就需要几百个分数统计。因为是每次航班后乘务长都要为组员手工打分,乘务员飞行的平均打分航班在10-15个,统计后需要计算平均分,可想而知其中的工作量。于是乘务分部经理们在单位值夜班的时候,经常会看到王开玉加班统计的身影,为了核实一个数字的准确,王开玉经常会和分部的干部们沟通了解乘务员的情况,偶尔遇到一个表现很好的乘务员突然得了乘务长的低分的时候,她还会主动和分部的干部们提醒,乘务干部们也因此多了一条了解乘务员表现的渠道。

  乘务分部从两个变成三个,再变成四个,乘务员的人数从100多人,不断的增加,直到王开玉离开客舱部的时候,乘务员已经有500多人。很多乘务员在王姐的见证下,成为了头等舱乘务员,成为了乘务长,甚至成为了空勤干部。这期间的很多乘务员都和王姐交往密切,她们的手机里都存着王姐的号码,让王姐帮过或大或小的忙,还是那些琐碎的事情:回来晚了,让王姐转交给分部的钱或者物;或者拿取委托王姐帮忙领取的物品。几百号人,每个人的一件小事,最后汇集的就是经常性的繁琐,但是从来没见过王姐不耐烦。她说:想想乘务员他们也不容易,年纪轻轻离家在外,我自己的孩子和他们差不多大,我不过是多跑一下腿,也让他们有个依靠。

  王姐的真心付出得到了丰厚的回报。很多乘务员从来不觉得王姐是临时工而看轻她。最让王姐感动的是,有一次,一个乘务员要调回大连,临走之前,专门打电话给王姐,让她到自己的宿舍,将很多带不走的“大件”都送给了王姐,还对王姐说:王姐,我会想你的,你让我觉得重庆很亲切。

  王开玉总是觉得,和国航相伴的22年,和付出的相比,自己得到的更多。因为在这种环境下工作,有机会让女儿树立并实现自己更高的梦想;有机会让自己不断进步,成为一个可以温和谦逊的人。花开三月,春意盎然,当“王姐”即将离开的时候,带给我们的除了美好的回忆之外,还有她对国航深深眷恋的感动。

相关新闻:
最新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