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开放   更紧密  更具影响力
《民航管理》杂志社旗下网站

南航新疆机务:与飞机出售的那些苦日子

2017-3-1 15:37:34 民航文化传播网 通讯员:杜峰 作者:闫世翔 阅读:

  人生只有很多未知的不期而遇,或出现在陌生擦肩而过的回眸,或出现在交友软件头像闪动的刹那,而我的不期而遇则是主任的一通电话,我从一名一线的飞机结构维修的工作人员调入“777”出售小组协助结构方面工作。阔别了螺刀扳手这些老伙计,新工作虽说还是和飞机结构有关,但还是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顾虑。

  当得知自己工作是赴广州查阅飞机技术资料时,除了兴奋还是兴奋,这可是人生第一次出差,而且还是这么easy的工作,心中满满都是度假的感觉,然而执笔此文时觉的只有“天真烂漫”能形容当时的自己。

  十二月中旬,在GAMECO客户室门口,我和小马一同推开客户室的门,一股刺鼻的纸箱散发的特有的气味扑鼻而来,打开灯满眼的纸箱,错落有致的分部在地上桌上,不知小马怎么想,反正我第一反应是两周时间能搞完吗?还能游览花城嘛?小马的一声:“我了个去!”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

  接下来的工作,分工明确,我负责单卡查验,并从中找出结构方面属于重大修理和外表修理的单卡,然后交给小马用英文记录。工作看似简单,但每个箱子标注的单卡数1351、979、852最少的也有五六百份,而且要一张一张过,不能有遗漏。否则,在给买方交付时如果有被发现有飞机修过的地方没有相对应的单卡,那后果可就和维修差错挂钩了。

  本着不坑自己,也不坑别的维修人员的心理,我们正式开始工作。

  然而,在查看第一箱资料时,就出问题了。

  由于单卡是中英双文,且不是一人填写,每人的字迹和书写习惯不一,而且竟然还有繁体字。我和小马的辨认工作就占了大半的时间。我俩常用的对话是:“马,你看这两个字是‘凹坑不’?这个英文单词是‘打磨’的意思吗?”,还有中国式英语的翻译如“dent is on ....”更是头疼。

  二十年前的单卡,纸张薄且脆如酥饼,使得我们在查验和讨论时,对每张单卡都如同名家字画一样轻拿轻放 ,其实这些我们力所能及的问题都好办,但有些早期的单卡没有属于重大修理、外表修理、超手册修理的归类选项,因此我们拿捏不准的维修描述,为保证准确性就要联系结构工程师进行沟通和确认。这些无疑就会拖缓前期工作进度,导致我们每当想休息会儿的时候看看身后一摞摞的箱子不得不继续“匍匐前行”.

  还好经过前几箱的洗礼,我们的工作有了节奏感。但每天大量的重复性工作带来了枯燥感和视疲劳。每当我双眼游离时,小马都会很合拍的放首嗨歌或端来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相互打气的“还剩xx箱就完了,加油!”

  我们在客户室、饭馆、酒店房间三点一线的生活中,学会了如何明确分辨结构维修类型;学会了结构各类型维修的规范的英语表达形式;特别是我的“识字”能力得到了大大的提高。

  时间有时真是毒药,它麻痹了你的神经,本是刺鼻的纸箱味被我渐渐闻出了芳香的感觉,本是枯燥乏味的工作确有了百无聊赖的人生领悟。

  工作结束后,我和小马在赶往机场的路上不停的相互立下豪言壮语:“下回再来,我一定要去xx”、“我一定要把xx街吃个遍”

  然而飞机起飞那刻,花城在身后,路在前方。

相关新闻:
最新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