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开放   更紧密  更具影响力
《民航管理》杂志社旗下网站

航空城的发展规律与创新

2015-11-20 11:19:42 中国临空经济论坛  阅读:


  主持人:非常感谢曹教授的精彩发言,他从习主席访问的一个事情展开来讲全球大视野中配合中国一带一路建设,临空经济的发展机遇和我们的机会,非常精彩。下面有请首都机场地产集团董事长李洪先生,为我们做航空城的发展规律与创新的主题发言,大家掌声欢迎!

  李洪:我从机场的角度、实践的角度以及对国外机场研究的角度看看临空经济的发展,谈点自己的思考。分三方面跟大家做一个交流,航空城发展的一般规律、航空城发展创新、航空城面临的机遇和挑战。现在国内航空城发展很热,根据民航局先后公布的临空经济示范区建设指导意见,我们认为应该考虑这两个标准,一个是基础标准一个是城市,现在临空经济是一个热点,是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开放型经济、国际化、产业结构调整、城市转型各个方面的契机,但是我感觉还是要实事求是,因为弄得不好就有可能导致过去的开发区热或者圈地热。从公布的指导意见来看主要是大城市,这个提醒我们在发展临空经济区的过程中确实不能一哄而上。

  第二点大家可能都知道,我想谈点自己的观点,我个人认为临空经济区主要在机场核心区和机场相邻区,前面的演讲嘉宾也讲了,有不同的观点,从我个人的观察和理解看,机场的核心区基本属于机场划拨地的范围,机场隔离区里都是飞行区,机场运行的地方,从国内的机场看超过两三公里的半径,机场相邻区三公里以外,最远到十公里,我同意刚才有些专家的意见,发改委民航局的指导意见说临空经济区的规模应该在150平方公里,离开这个之外再谈临空经济也有关系,但是也很松散。由内向外逐步发展,观察国内外尤其国外的机场,欧洲的、亚洲的,看了很多,我感觉它是由内向外逐步发展的过程。刚开始主要集中在两个区域,一个是航站类的外面,再一个是货运区的外面,这两个区域集中先发展起来。还有一个跟城市的交通阻,沿着交通发展。所以最开始我们机场选址都在城市比较偏僻的地方,发展到最后的趋势是机场往城市发展,城市也在往机场方向发展,最后逐步走向融合,这样一个过程。不是泛泛地说航空城,我总结了六个功能区,一个是中心商务区,一般在航站楼或者航站楼之间的区域,第二是货运服务区,围绕航空货站的东西,第三是综合功能区,这是航站类区域没法满足的临空经济的需求,第四是各类的产业园,边上还出现一些属地新园区,香港机场的边上有一个迪士尼,仁川也在周边打造娱乐设施。还有一个住宅区。这是法兰克福的例子,这是航站楼中间的那个区域,是一个中央商务区的概念,几个都是围绕货运。

  航空城的发展,甭管怎么说临空经济还是以机场为引擎的经济,打造一个强大的机场,就是增强机场的发动机的魔力,增加它的吸引力、辐射力是最关键的。在发改委临空经济标准里也讲了量,临空经济范围的大小跟吞吐量、客货运输量有非常重要的关系,尤其从实践来看,更多的跟货运量关系更密切。开放性经济是靠近机场就是靠近时间,航线航班非常低。城市的重大性,它的发展也是机场往城市的方向发展,城市往机场的方向发展,沿着交通走,所以多种方式的连接非常重要。虹桥机场为什么发展得非常好,综合交易打造得非常好,商业用地都是2500多万亿,前两年的数据。航站楼前的设施跟航站楼的联系性、通达性,很多标准业态的产品要满足旅客的需求,或者接送机人员的需求,非常明显的例子就是在香港机场,大家可能去过,富豪酒店的生意非常好,包括国航的酒店,如果稍微远点的万豪生意就差很多。首都机场希尔顿酒店就搞得非常好。

  航空城的发展创新,这里面我主要讲创新,这是站在实践的角度看遇到的困惑、问题或者矛盾到底怎么解决,一个就是管理模式的创新,在很多临空经济区的建设中都面临这个问题。现在首都经济面临这么一个很大的问题,它是横跨北京大兴和河北的廊坊。北京新机场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研究的第一个机场项目,要求2019年实现投入运行,但是由于管理体制的分割,很多方面协调难度非常大,比如规划、一些建设手续的办理、税收各个方面,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在南昌碰到的情况也是这样,临空经济区的领导是副市长兼的,但是要协调所在的区县难度都非常大,各有各的问题。从道理上讲临空经济区是功能区的概念,不是行政区的概念,但是在中国要办这种事,要把它办好,经济区跟行政区统一相对比较好,临空经济区更多的是协调。

  管理模式创新,成立临空经济区管委会,不是单纯的协调机构,要成为独立的行政管理机构。航空城统一规划,航空城内土地一级开发和土地出让。土地开发利用模式的创新,这是我们在实践中遇到的一个比较头疼的问题,因为作为机场这方面感受可能会比较深,临空经济区核心区是非常关键的,核心区建得好不好,对整个临空经济的发展作用非常明显。大部分土地是由机场掌控的,这当中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原来的机场规划里规划的就不是做这个事情,它叫划拨地,土地利用规划,政府有政府的考虑。如果不做,政府把地收走,机场想法又会很多,机场本身是个公共基础设施,有些嘉宾也讲机场跟地方政府的矛盾,找到一个互利共盈的解决方案,临空经济规划要统一做,不管是政府来做还是政府跟市场一起来做,国家临空经济示范区都是由发改委民航局统一做,这两个肯定是分不开的,规划要统一做,具体开发方面可以采取互利共盈的思维,从这方面找到解决的办法。

  政策创新、战略规划,我上午听了一下,郑州确实做得红红火火,国家给了他特殊的政策,省里也非常重视,协调力度非常大。从国际上来看做得比较好的航空城,一个阿姆斯特丹,人家上升到国家战略,韩国的仁川也是上升到国家战略,新加坡、香港都是这样,因为新加坡、香港更特殊,它就是一个岛,他们非常重视航空。金融方面,航空城里很多东西可能都是长期持有的,融资方面没有一个很好的解决途径,这个事情也不好做,还有贸易的政策。完善城市功能,航空城刚开始可能是作为城市的机场存在,交通基础设施在他周边发展的产业,搞了一些东西,最终还是要向一个城市副中心方向发展,完善城市相应的功能,比如教育医疗、交通基础设施等等,提高它的吸引力。面临的机遇我就不多说了,前面的专家都说了,特别是自贸区这些战略,对进一步扩大开放,对于民航的发展,对于航空城的发展都会带来重大的契机。现在的战略新兴产业,现在的服务业,都会使相关的新兴产业向航空城进一步聚集。

  面对的挑战主要是两方面,一个是高铁方面,高铁从时间、价格、频次、舒适度、便捷度等方方面面都跟民航展开竞争。客运方面,五百公里以内现在高铁是绝对优势,五百到八百公里高铁将分流民航20%到30%的客流,高铁四通八达。货运方面也是对中短途的航空货运产生冲击,高铁也挂邮车,对航空货运也会有一定的影响。应对策略是避开受高铁冲击严重的中小城市,尽量选择大型枢纽机场。产品设计上,方便快捷的多式联运系统。航空客运中,高端旅客、商务旅客、国际旅客受高铁冲击较小。高铁跟民航应该是竞争合作的国家,做航空城里的产品,更多的是做民航有优势的产品。

  互联网带来的冲击。现在电商对传统商业冲击非常大,包括万达集团,现在搞房地产的很多商铺原来很好卖,现在很难卖,投资回报率很低,这样对商业促进很大,我们在航空城里也会有很多类似的东西,它应该怎么定位,我们想应该走差异化和特色,电商对实体商业冲击很大,冲击最大的是体外消费,对于低端的可以标准化的商业冲击非常大,但是对体验式的高端的消费影响不大,我们要充分结合处于临空经济区的区位特点,结合临空经济的需求来做差异化的东西,比如跨境电商。餐饮、休闲娱乐都是特色餐饮、特色休闲娱乐。

  机场综合体就是针对客流,怎么把客人节流在机场,需要有休闲、娱乐、餐饮。到2020年,大约每10名员工共用7张办公桌,以后可能不用到公司上班,这对原来在国内外在临空经济核心区最重要的就是写字楼,会不会对我们有很大的冲击,互联网经济的发展,很多企业会往机场靠,他愿意到机场去办公,一些跨国公司、咨询类的公司,这就是作为临空地产在实践中的观察和思考,供大家批评指正,谢谢!

相关新闻:
最新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