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开放   更紧密  更具影响力
《民航管理》杂志社旗下网站

临空经济区总体发展规划编制探索

2015-11-19 19:50:39 中国临空经济论坛  阅读:


  主持人:大家下午好,我是民用机场联合出版人黄进。今天下午是关于新机场规划、机场改扩建对临空经济发展布局的影响。首先请复旦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苏海龙先生为我们做临空经济区总体发展规划编制探索的主题发言,大家掌声欢迎!

  苏海龙:各位下午好,下午围绕临空经济区整体发展规划编制做一个简要的介绍。

  复旦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一直在关注临空经济的发展,从这两年的研究来看,出了一本书《航空都市区的发展和实践》,首次对航空都市区发展规律进行综合阐述,也是首个通过国家发改委组织专家评审的临空经济去总体发展规划。今天借这个机会对于临空经济区的规划编制做一个简单的梳理。临空经济区具有一定的特点,这样带来了我们规划编制方面一系列应对措施。

  首先我们看一下临空经济区有哪些特色。临空经济区的名称多样,这和我们临空经济区发展迅速大的背景是有关的。我们可以看到临空经济区名称都有不同,同时也有前后的变化。最近我们注意到,包括北京临空经济区在内,大家更多使用了临空经济区的名称。北京临空经济区把原有的科技园以及开发区整合到经济区。对于临空经济区概念的鉴定,目前还没有完全统一的学术上的定义,在航空经济区这本书里把临空经济区划分了三个圈,航空港,以机场为核心,满足机场运输功能的用地范围。第二个圈是航空城,半径10公里,这其实是依托航空的优势发展的产业集聚区。第三是航空都市区,这个范围更大,半径可以达到20公里。作为核心的区域,我们认为航空港和航空市作为经济区规划应该划定的规划区。通常我们把周边的航空都市区作为规划的协同,这样一个宣传和布局符合临空经济以及周边地区发展规律,但是临空经济区的选址处在多个区划交集的位置,这个很简单,很容易理解,通常机场的选址往往避开城市的密集区,又能尽可能满足周边相邻城市航空出行的需要,所以它的选址往往是介于几个市或区的边界,这样一来圈层结构和行政区划带来了天然的矛盾,由此也产生了一系列规划中的问题。

  面对这样一个规划,我们提出了临空经济区总体发展规划作为整个临空经济区发展的统领,这是上报国家发改委审批的名称。结合武汉临空的实践,我们提出了应对的思路,首先是对于区域发展的复杂性,就是行政区划的特点,要融合发展。第二因为临空经济区包含机场和周边地区一系列不同的系统规划,这些规划之间往往是互相牵制互相矛盾的,我们针对性地提出了多维融合的应对,临空经济区作为不同的发展板块我们要融合,同时对于它相关的各种系统也要规划,条条块块结合起来,共同把周边地区的规划做到相对综合完整。

  各个系统的规划如何衔接的问题,首先面对的是机场建设总体规划。两侧是物流发展最好的区位,机场间的规划往往只管围墙内,所以对周边规划至少要有系统的安排。对接机场联系规划,把周边做一个系统安排。第二,对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规划,这和发改委规划相衔接,临空经济区往往覆盖不同的县市,它的发展主体都有自己的发展规划,所以他们的目标和定位之间要进行一定的衔接,尤其是针对临空经济,同质的发展和恶性竞争要进行系统的发展。

  城市总体规划。临空具备了城市的功能,我们这么多航空港,它是地级市的架构,但河南省十八个地级市包括郑州航空港,郑州航空港的规划和郑州市的规划怎么衔接,这里面的矛盾是比较大的。国务院批准的郑州市的用地规模是700到800多平方公里,下一步的开发建设都要通过控规的批准。武汉临空包含孝感和武汉两个地级市,总体规划存在相互对接的关系,这是我们把两个地市进行拼接,形成完整的临空总体发展规划。

  对接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发改委领导专门提到临空示范区的申请,就是要和土地规划、总体规划进行详细的对接,机场的选址往往是放在远离城市的远郊区,这些区域恰恰是农田和湿地的范围。环保,周边是湿地,对于机场周边的发展是非常大的限制因素,以上是对于多规合一的应对思路。

  第二,针对区域发展不同的主体提出了融合发展。比较典型的还是以武汉为例,武汉临空经济区跨越了两市三区,西北角属于孝感,东北方向是机场所在的区域。根据临空经济区深层发展的规律,我们把它叠加在上面,可以看到这三个圈和ABC两地三区的行政边界里形成了非常有趣的现象,我们在机场的核心区,这个满足机场周边货物运输发展最重要的区域,这个区域在行政区划上属于黄埔区,武汉下了大力气,对机场进行了共建。比较不幸的第二圈,航空城恰恰是跨两市三区的边界,这就为后期的规划编制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

  从临空产业的分布来看,两市三区有各种各样的盘算,产业布局没有形成圈层的布局结构,这是我们在产业方面的规划需要考虑的。尤其是对第二圈层,刚才我们提到第二圈层以半径10公里这样的范围协调周边各个临空的发展对相关产业周期的区域,恰恰是两市三区交叉的部位,规划的形成方面是非常困难的,当然我们在空间布局上已经和各个区的发展进行了最大程度的对接和协调,最终形成相对分工合理的空间布局结构。

  要考虑大交通的衔接,和周边的港口,和铁路运输、公司联运都要进行衔接。孝感的高速公路和机场的衔接,这些重大基础设施的衔接不是技术上的问题,这个路在这儿,武汉不同意它继续往东修,这个桥到现在还是悬在这儿,这是典型的例子。对于在管理体制上进行协调,我们也提出了这样一个解决方案,涉及到两市三区这些机构怎么形成一个统一的管理协调机制,简单地说按照省市区分圈层的协调。

相关新闻:
最新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