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开放   更紧密  更具影响力
《民航管理》杂志社旗下网站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校友看通航

2014-12-25 17:05:47 民航文化传播网  阅读:


  12月21日下午,“中欧校友航空协会2014年度大会”迎来了一场强劲的头脑风暴。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三位校友:捷德航空总经理许家庆、中航通飞副总经理沙长安、宜航(上海)航空技术有限公司首席财务官陈震虬同时登台,就“通航产业的需求、机遇和挑战”为话题,分享了各自的观点。

  通航产业发展迅猛


  许家庆先生作为资历最长的校友,首先提出:随着审批简化,未来土地资源越来越少,直升机会成为国内通航产业的主力。据毛估,去年我国共买了一二百架直升机,而今后,每年的需求都会超过两百架!

  许家庆说:“过去成立一个通用机场,业主需要买2架飞机。而现在,变为了买1架租1架,门槛大幅放低了。这样的话,通航产业的飞机总数很快就会突破5000架!20年前,我不敢想买车,那是一种奢望。而今天呢?我已经换了三部车了。那么我想,20年后,在坐的很多人都会拥有属于自己的飞机!”

  通航产业是会随着国家经济实力而变动的产业。许家庆解释道,因为通航产业很烧钱,所以随着国家经济实力达到顶峰,通航产业也就会达到顶峰。“机场,我不敢说。但是飞机数量我们在未来某天一定会超越美国,如果连C类机场都算上,那么机场数量也要超越美国!”

  发展通航,首先要推广航空文化

  “航空文化”,是昨天大会上被反复提到的一个词。

  许家庆说:“只有提升航空文化,才能真正推动通航产业的发展!提升文化的方法有很多,在美国有一个EAA,即实验类飞行协会,散装飞机可以经过自己组装以实验飞行的名义申请飞行。就像很多人喜欢改造汽车一样,自己组装飞机,这就是一种提高文化的方式。”

  “小羚羊是款很好的直升机,它是小松鼠的前身,已经被淘汰了很便宜。国外很多人都喜欢淘小羚羊。国内也有朋友托我帮他们淘,可淘来怎么办呢?就算你组装好,能飞吗?黑飞可不行。据我了解,目前我国自己组装飞机并申请飞行的政策即将出台,到那时,我们就可以‘白飞’了!”

  “国内有高尔夫文化,有马拉松文化,我想,也应该有直升机文化。目前直升机文化有些像高尔夫文化,小众。但未来应该像马拉松文化一样,让全民都有热情去参与。另外,文化不能缺精神,我觉得,我们国人的冒险精神还是缺一点。”许家庆补充到。

  沙长安也支持这一说法。他说:“我从小是在一个航空文化很浓的家庭里长大的,从小对飞机很有感情。直到长大了,接触了身边的同学,才发现他们没有一个是真的对航空感兴趣的。我们应该把文化和商机结合起来,通航的核心就是一个字:‘飞’。飞不起来,说什么都没有用。在美国,飞就像开汽车出门一样简单。”

  在分享中,沙长安回忆起自己多年前在西雅图第一次见到小飞机时的事情,其激动与兴奋的语气,让人感觉似乎和他一起来到了当年那个酷炫的现场。也不禁让人感到,文化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多么巨大。

  给地方政府的建议

  在上午的时候,沙长安曾在他的演讲中提到,目前中国的通航产业尚处在打基础的阶段:小企业多、老旧机型多、保障设施少、专业人才少、产值利润小、整体规模小、政府支持弱。下午,沙长安补充道:“通航产业很大,我们需要去探索合适的模式,美国的经验拿到中国玩不转。而谈到国内的问题,首先地方政府不应把通航产业当成招商引资。如果地方政府想做通航产业,就要先定位好,研究好!”

  “另外,现在国内的地方政府老想着造飞机。我觉得要慎重。国外好的飞机品牌那么多,竞争那么激烈,价格也更公道。通航企业也不是唐僧肉,我听说有些地方政府是为了宰那些老板一笔。所以,要多研究,想清楚再合作。搞通航不是占地。”

  关于未来,沙长安希望就像村村通公路一样,中国也可以做到县县通机场。美国60年代的通航飞机有十几万,而中国现在却不足一万。他预测,在“盲目性”的拉动作用下,2020年,中国通航飞机有可能达到一万。此外,中航通飞也会在未来逐步退出服务领域,回归制造,将更广阔的空间留给民企。

  通航是可以赚钱的

  许家庆多次表示:通航产业是可以赚钱的。

  在捷德航空的客户中,有些人为了炫富,有些人想要赚钱,有些人是为了占资源。许家庆说:“只要努力为客户实现他们想实现的价值,我们就能够盈利。我们卖的不是飞机,是服务。我们会为客户提供所有的资料,并帮助他们设计停机坪等一系列的基础设施,这样,通过咨询我们,客户也会运营的更好。现在市面上,小松鼠飞一个小时大概收3400元。但运营的好的公司,可能将成本控制在每小时3000元以下,这也是盈利的空间。还有,建机场也是有用的。比如20年前北京的停车场大多是空的,现在一个停车位要多少钱?现在北京托管一架直升机一天的费用还没有北京市中心几个小时的停车费高,所以未来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沙长安以他们的A2C直升机为例,A2C五六十万一架,但是有些人可以用它一年赚到200万元。这些飞行员一年的工资一年不到20万,油费也就几万,所以还是能盈利的。

  沙长安还很看好目前国内的飞行培训市场。陈震虬也说,国内通航产业目前最缺飞行员。沙长安列出以下数字:目前国内的培训中心不到20家,每年培养的飞行员不足200人,而每年国内的需求都超过1000人。

  就这一数字,陈震虬指出这便是国内通航产业的需求点与赢利点。瞄准这两点,宜航把重心放在了飞行员培训上,通过到国外培训,学员们的成本更低,飞行小时数更多。陈震虬说:“我们这样的培训服务,不仅可以改变国内飞行员紧张的现状,而且可以从中赚钱。我们要做的是养好奶牛,我们不单单培育飞行员,我们要培育的是飞行教练员。”

相关新闻:
最新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