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开放   更紧密  更具影响力
《民航管理》杂志社旗下网站

东航股份公司总经理马须伦:打好东航这副牌

2013-3-18 16:02:30 京华时报  阅读:

  马须伦,东航股份公司总经理,2008年空降东航的救火队长之一。在“刘马组合”中,与东航集团总经理“勇哥”刘绍勇相比,被誉为民航“铁算盘”的马须伦在媒体眼中却极为低调。“60后”的马须伦深谙财务管理,曾任中国民航局财务司副司长、国航总裁及中国航空集团公司副总经理。

  近日,马须伦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他最放松的娱乐方式是打扑克牌。对于他来说,打好扑克牌和经营好航空公司是一个道理。马须伦总结出的“打牌四步法”恰恰体现了他的经营守则。

  >>守则一 理好牌序

  “(升级)要打就打三副牌,三副牌打的是战略,两副牌打的只不过是战术。”马须伦开玩笑道,“以前东航打的是两副牌。”

  事实上,2008年东航陷入巨亏,从国航空降到东航后,至少有半年的时间马须伦都忙着给东航内部“做手术”,偶然间才发现了上述“秘密”。马须伦给东航各级管理层讲课时也拿打牌幽默了一把:“战略是什么,战略就是控制力。出牌是一招不慎全盘皆输啊!”

  “大大小小的牌要理好,有规律”——这是马须伦总结的第一个守则。马须伦和刘绍勇初到“失速”的东航时,拟订的手术路径为“输血”“止血”“断臂”和“造血”四方面同时进行。那时的东航净利巨亏达138亿元,约等于每天亏损近4000万元,其中航油套期保值合约亏损超60亿元,净资产为-110亿元。

  “新官上任”半年内的大手术让东航获得了政府首次“输血”注资;严控运力增长,缩减部分航线和航班密度,将资源向优势航线集中,延缓部分投资等256条“止血”措施压缩了各类开支数十亿元;撤出合资公司西藏航空中的资金,降低在幸福航空中的股权比重,停止六个分公司的开设则是东航的“断臂”举措;与此同时,专注于市场营销的“造血”行动成为重要议题。

  第一批见到的基层员工是前来辞职的飞行员,这让马须伦和刘绍勇颇为震惊。2008年到2009年,他们让东航内部管理人员也发生了剧烈调整。涉及640人,最终有183位中高层(多为副处和正副级)退出现职、200多名管理人员竞争上岗的内部人事制度改革成为东航内部最大的“地震”。

  >>守则二 掌握主动

  马须伦告诉记者,掌握每一回合中每一轮的出牌权是掌握主动的表现,但是掌握主动则需要深刻了解被动因素所在之处。

  “控制力中极为重要的一条即是风险控制的意识和能力。”马须伦说,知道危险在哪里才可以做到扬长补短。由于缺少风险意识,2008年东航资产负债率竟达到115%。但这一指标在2012年第三季度末则降到了78.50%。

  资产负债率之所以大幅下降,马须伦解释,除了争取到国家注资外,东航在2009年短短一年内在A股和H股内就成功完成了四次增发,同时通过一系列降本增效的措施,在2009至2012年共实现了近120亿元净利润。马须伦预计,东航的负债率还可以降到70%。

  东航这两年在国际航线的逆势扩张也折射出掌舵人“在被动中掌握主动”的功力。据马须伦透露,受钓鱼岛事件影响,去年9-12月全民航日本航线的客流量下降25%左右,“我们将A330等宽体机改成A320等小飞机,降低航班密度,同时利用第六航权吸引欧洲的旅客从浦东中转到日本等措施,因此下降幅度比全民航要小。”尽管日本航线盈利情况不乐观,但出于对今年国际经济的看好,东航今年加密了上海到北美及东南亚等优势航线,并积极利用国际联程争取更多国际中转客源,目前国际航线(包括港澳地区)占整个运力的47%。

  “当然,我们注重做强国内,以国内强大的航线网络支撑国际航线。”马须伦不忘强调。

  >>守则三 平稳过渡

  升级游戏中在主牌与副牌间的过渡,每一轮获得出牌权之后要怎么玩都需要深思熟虑,正如由ST东航和ST上航在2009年年底重组后,新东航在转型的过程中需要强大的头脑“保驾护航”。

  马须伦说,航空运输位于产业链“微笑曲线”的最下端,新东航的商业模式转型的目标,正是向产业链高附加值的两端攫取利润,其中资源的整合需要循序渐进。在马须伦看来,航空公司应该由传统航空承运人向现代航空服务集成商转型。

  东航旅游业务板块历时两年多的整合重组刚刚完成,东航将上航国旅打造成了整个集团旅游资产整合平台。马须伦发现出境游增长速度很快,“目前东航平均客座率为81%左右,剩下19%闲置座位不如用旅游业务来填充”。他认为,在旅游业务上,东航可以抓住的机会是上海浦东、虹桥航空口岸对外国公民实施的72小时过境免签政策,长三角交通一体化的机遇。为此,东航正积极加强空铁联运,推出长三角旅游产品。

  航空货运方面,子公司中货航多年亏损。马须伦推动理顺东航内部包括航空仓储、货运代理、货物运输、包装配送等业务链条,谋划为客户提供“门到门”的服务。

  >>守则四 该反则反

  “在打新一回合的牌时,如果你手上拿了一副好牌,该反则反(注:在升级游戏中,通过反牌,可争取将手上最多的花色变成主牌,以获先机)。”

  马须伦用这个守则解释了东航为何常常敢于尝试新的运营模式:“东航要保持自己的节奏。”近年地方政府和航空公司纷纷联手合资建立地方航空公司,马须伦却认为航企和地方政府合作不一定非用合资的形式。

  目前东航独创出了“青海模式”,由青海省政府负责买飞机,东航则负责飞行、机务等方面的运营,相关成本由青海省支付,执飞航线由青海省决定并向民航局申请,东航按照每架飞机所得收入来收取管理费。“目前该模式下已有四架飞机在运营。”马须伦说,在这种模式下,航线由青海省政府做主,可以满足地方发展要求,借助大东航航线网络,在当地淡季客座率低时,还可执飞东航其他航线,在当地旺季时,东航则为赴青海航线加派飞机。

标签:东航
相关新闻:
最新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