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开放   更紧密  更具影响力
《民航管理》杂志社旗下网站

天翻地覆慨而慷:周恩来决策部署两航起义[图]

2007-10-11 中国民航出版社 林明华 阅读:

图:机组人员在“八一开航”首航班机“北京”号前合影

  1949年,“天翻地覆慨而慷”的黄钟大吕之声激荡长空,响彻中华大地。

  一元复始,毛泽东发表《将革命进行到底》,表明中国人民决心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反动势力。

  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饮马长江,直捣黄龙,“金陵王气黯然收”——国民党总统府屋顶上那杆飘了22年的青天白日旗被扯下,换上了鲜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

  在紧接下来的半年中,蒋家王朝的残余急惶惶如丧家之犬,东逃西窜。

  6月,中共华南分局(香港分局)在前期沟通中国航空公司和中央航空公司(以下简称两航,其中中国航空公司简称中航,中央航空公司简称央航)高层、基层的基础上,遵照中共中央应对局势变化的指示,正着手策动两航起义的部分工作。

  与此同时,中共华东局正式向中央军委递交了争取两航的工作报告,提出策动两航起义的建议。

  6月下旬的一天,时任军委副主席的周恩来凝神审阅华东局争取两航起义的方案和建议,精神为之一振。

  当时周恩来除布置全国各场战事外,正设法发动四川军阀刘文辉、潘文华和平迎接解放,“亟欲切断国民党的西南交通运输”。

  在频传的捷报中,争取两航起义是又一大好消息。

  周恩来要求立即复电,同意华东局争取两航工作计划。

  周恩来决定:争取两航起义,中央由李克农负责,日常具体安排罗青长联络,动用中央情报部的香港系统和上海系统,全力策动两航起义;陈毅、粟裕领导的上海军管会与李克农领导的中央情报部协作完成任务。

  争取两航起义一经周恩来批准和部署,马上行动实施。

  这是摧枯拉朽的年代!

  这是春风化雨的岁月!

  8月间,周恩来在北平中南海接见并宴请准备派往香港的吕明和查镇湖,作了重要指示:组织两航集体起义,一是要把两航基地拖在香港,拒迁台湾;二是争取人是最主要的,有了人就可以办起新中国的民航事业。

  周恩来特别嘱咐吕、查二位,在见到刘敬宜、陈卓林两位总经理时,可代表他本人欢迎他们回来共商国家大事和参加新中国民航事业的建设,并且转告他们将来新中国的航空事业是要大发展的,它必将超过两航的规模。

  从20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中国民航事业经历了曲折的发展过程。

       北洋政府“筹办航空事宜”,昙花一现,无疾而终;国民政府依托美国力量由孙科主持的航空公司,运营不到9个月,随即夭折。

  在抗日战争爆发前7年,国内有中美合营的中国航空公司和中德合营的欧亚航空公司,还有一个两广地方政府兴办的西南航空公司。它们的经营规模和运输业务,大都处于发韧的上升阶段。

  抗日战争爆发后,西南航空公司停办,中航和欧亚航空公司则在战局动荡中苟延残喘。

  又过了4年,国际反法西斯战争形势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中航因陆续补充飞机和技术装备,并积极投入“驼峰空运”而得以迅速发展(1942年至1945年,中航承担从印度阿萨姆邦的汀江到中国云南的昆明之间的航空运输任务。这条号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国空中生命线”的后勤补给航线,必须飞越高耸入云的喜玛拉雅山东段和横断山脉地区,绵延起伏的高山深谷——就像骆驼的肉峰,因此被称为“驼峰空运”);欧亚航空公司则因中德断交、公司改组(改组后命名为中央航空公司)等原因,陷入重重危机之中,致使运输业务一落千丈。

  随着时光的流逝,抗战胜利后2~3年,两航参与“复员运输”(运送国民政府军政机关和经济部门的接收人员及货邮物资)、军事运输及撤退运输,业务得以畸形膨胀发展。

  与此同时,国民政府为了牢牢控制两航,时时设障加以排斥,两航地位一言以蔽之,充当国民政府利用的内战工具。

相关新闻:
最新图片: